2女毒杀金正男案交高庭辩方投诉未获关键文件

(雪邦30日讯)两名外籍女子涉嫌毒杀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胞兄金正男案,雪邦推事庭今日将案件移交沙亚南高庭聆审。

主控官依斯干达副检察司援引《刑事程度法典》177A条文,要求将此案移交高庭聆审的申请,获得推事哈里山批准。

案件转移到高庭,主要是此案涉及的死刑刑罚属于高庭权限。无论如何,推事庭没有择订聆审日期,日期交由高庭择订。

两名女被告──来自印尼的茜蒂艾莎(25岁)代表律师魏顺成和来自越南的段氏香(29岁)的代表律师郑宝德,在庭上再次作出投诉,指他们前后多次提出请求,却至今仍未取得此案的关键文件。

要求获机场电眼画面

被告律师要求取得的文件,包括被告在案发前于吉隆坡国际机场进行恶作剧的闭路电视画面。

他们表示,辩方于3月20至4月7日期间致函控方及警方,要求取得重要的报告及闭路电视画面,然而在辩方于4月13日向法庭作出投诉后当天,只获得被告的口供书。

他们认为,所有的文件必须在最初阶段提供给辩方,而非开审前的最后一刻,以确保被告获得公平审讯的权利。

他们说,被告必须清楚了解所面对的指控,为确保审讯公平,控方不应该扣留、保留或拒绝提供任何一份文件。

他们表示,控方理应告知辩方有关的闭路电视画面是否在警方手上,否则他们可再次要求向机场的负责人取得。

基于辩方于5月8日再次要求控方及警方提供文件,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辩方律师因此感到非常不满及无法接受,因这也让他们无法得知他们的申请是否受理。

对此,依斯干达保证,由于案件仍未开审,沙亚南高庭也还没择订审讯日期,但他会交给辩方所有的文件。

他说,控方是有责任把所有相关文件交给辩方,并指他们已于3个月内取得所有的文件。

茜蒂艾莎和段氏香被控于上午约9时,与另4名在逃同党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谋杀45岁的金哲。 

警方已证实,护照名为“金哲”的朝鲜男子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兄金正男。

两人因此牴触刑事法典302条文,一旦罪成,唯一刑罚是死刑。

控方坚持不修改控状

控方认为,修改两名外籍女子所面对的控状,即在控状中剔除或公开相信是幕后主谋,却已返回朝鲜的4名男子身分的内容,没有必要修改。

主控官依斯干达副检察司说,既然4名男子的身分会在案件开审时公开,也就没有修改控状的必要。

“我为什幺要修改?现有的控状并不如辩方所指的存有缺陷,我不认为有修改控状的理由。”

他在案件过堂后告诉媒体,虽然我国现有的司法体系及法律允许控方修改控状,但控方将坚守不作修改的立场。

本案于4月间过堂时,越南籍被告段氏香的其中一名代表律师拿督拿兰星表示,控方在两名女被告的控状中,指她们连同另4名仍在逃者一同犯案,却没有在控状中公开在逃者的身分或名字。

他要求控方公开4名仍在逃者身分,并表明除非控方修改控状剔除4名仍在逃者的内容,否则辩方一定会坚持到底。

茜蒂艾莎和段氏香于週二上午9时30分被带到雪邦法庭,分别身穿红色及蓝色T恤的两人,表情显得从容淡定。

与之前出庭时相比,茜蒂艾莎显得神色轻鬆,还向坐在旁听席的印尼驻马大使馆代表挥手打招呼。段氏香则不时与身旁通译员交流,了解案件程序。

两名被告在案件结束后就被押送离开法庭。虽然被告的律师们站起身向法庭要求与被告会面15分钟,但两名被告最终还是在庭警的押送下离开。

2女被告再穿防弹衣

与上个月过堂时相比,两名外籍女子被控谋杀金正男案于週二第二度过堂时,不论是前来採访的媒体和保安的警方人员,人数都有明显的减少。

上午约7时,雪邦法庭外就有国内外媒体陆续抵达,而警方不久后也开始让国内外媒体分开登记,领取准证进入法庭,但必须交出手机、录音机、电脑等电子产品。

由于每家媒体只允许一名记者进入庭内,所有摄影记者都只能在法庭範围外,不準进入法庭拍摄,而摄影记者们为了捕捉2名女被告的“最新”模样,纷纷在法庭外门口及围墙旁架满摄像机。

随后,两名女被告,茜蒂艾莎和段氏香的代表律师团、印尼驻马大使馆代表和越南驻马大使馆代表也陆续抵达现场。

上午约9时,两名女被告在数辆警车的押送下抵达法庭,两人与之前一样身穿防弹衣,低头并快速步入法庭,而较后离开法庭时也一样。

段氏香端午节迎29岁

越南籍女被告段氏香的辩护律师拿督纳兰星说,控方刚已保证会把与案件相关的所有文件交给他们。

他在法庭上告诉媒体,希望控方严正看待他们所做出的保证。

他表示,其当事人目前的一切情况良好,她也对此案抱持乐观态度。

週二是农曆五月初五端午节,也正好越南籍被告段氏香的29岁生日。

印尼大使馆唸出茜蒂艾莎家书

印尼驻马大使馆顾问尤斯伦在法庭外向媒体念出一封茜蒂艾莎于2天前交给他,希望他代转交给其家人的信。

她在信中吩咐她的父母不要担心,不需要过来(马来西亚),并相信案件很快就会结束,她也很快就可以回家。

“我在这里收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大使馆(印尼驻马)的官员和律师也常来探望我,不要担心我,我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她也交代父母向其儿子里奥转达她的问候。

茜蒂艾莎在信中多次强调她很健康,希望父母也要保重,继续为她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