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创办人的反思:社群媒体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Jack Dorsey, CEO of Square and CEO of Twitter, speaks during an interview November 19, 2015. REUTERS/Lucas Jackson/Files - S1AETQMEWKAB

Twitter 创办人兼现任 CEO--Jack Dorsey,在周三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採访,他在採访中明确表示,正在重新思考 Twitter 作为一个社群媒体平台的核心是什幺?而促使他去重新审视 Twitter 的原因,则和近日席捲整个 网际网路对 Alex Jones 及阴谋论网站 Infowars 的抵制和封锁密切相关 。

在採访中,Jack Dorsey 表示他想通过在 Twitter 的 Timeline上添加一些实验性的新功能,来解决 Twitter 一直以来被诟病的虚假讯息和「回音室效应」问题。

Jack Dorsey 同时承认了目前 Twitter 在方向上的问题,他认为,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是去重新审视这个产品建构了怎样的动机机制,因为建立的机制可以反映出产品的「态度」,而 Dorsey 直言:「我觉得它已经不再正确了」。

跑偏

正如其他大多数的网路公司和社群媒体一样,Twitter 建立在用户源源不断发出的内容上,而内容的呈现则是建立在规则和演算法上。

Twitter 上最重要的一个功能是「Retweet」,和微博不同,在 Twitter 上,如果被转发的原始讯息被删除,那幺转发者自己发的信息还依然存在,因此虚假消息可以通过转发非常快速的扩散到整个 Twitter 网络上。

其次就是匿名用户和机器人用户的问题,真人匿名用户带来了「网路骚扰」的问题,如臭名昭着的「喷子」和诸多钓鱼行为。

一家研究社群媒体风险控管的组织  ZeroFox 在去年曝光了「社群网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恶意攻击活动」在 Twitter 上的殭尸网路 SIREN ,该殭尸网路伪造了 9 万多个 Twitter 帐号,共计发布 850 万条含有恶意链接的推文,在数週内诱使网友进行了 3000 万次恶意点击。机器人则从注册上就难以排查,Twitter 一方面要通过 AI 来阻止大量的机器人或殭尸帐户,另一方面又要保留开放的平台,以免误伤真人账户。

相比于 Facebook, Twitter 也一直被视为言论更自由的社群媒体,这把双刃剑在一波波舆论浪潮中,要被 Twitter 自己拔出来了。

自我矫正

在殭尸网路恶意攻击和美国大选通俄门等舆论的影响下, Twitter 开始了「大清洗」,据美联社数据显示, Twitter 在 2017 年最后一个季度,三个月内就清理了 5800 万个帐户,而这种清理还未暂停,就已经引发众多被「误伤」用户的不满。

最近几月,Twitter 在大力推进这个平台的安全性和信任度,引入了新的机器学习演算法来监控帐户行为,平均每天会暂封 100 多万有问题的帐户,近期它还更新了规章政策,将不再允许「不人道」和「会在现实世界造成伤害」的内容出现在平台上。

同时,Twitter 还在测试更积极应对网路霸凌和喷子的方法,如反骚扰功能、真人用户主动标记,以帮助演算法「稽查」。

为防範出现如 Facebook 数据洩露的问题, Twitter 为一些公司、开发者和用户提供了通过其 App 接口来获取公共数据的方式,所有数据访问权限申请都将通过审核,以判断开发者会如何使用此资讯。 Twitter 还在新注册流程中引入符合政策的检查。新的规定将有助于筛除掉那些「垃圾」及低品质应用程式。在四月到六月期间,Twitter 表示平台已经下架了 143,000 个违反公司政策的应用程式。

「鸟笼」和「天空」

Twitter 最新一季度的财报令人堪忧,儘管营收较去年同期成长了近四分之一,但净利润却净亏损了 1.16 亿美元,且受到同为社群巨头的 Facebook 令人失望的第二季度财报影响,推特股价一路狂跌,在财报发布后, Twitter 股价一路下跌超过 20%,创下公司历史上第二大单日跌幅。

Twitter创办人的反思:社群媒体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Twitter 近 5 年来的股价

帐本上的数字反映出了用户对整个社交媒体的「防範心理」,以及 Twitter 为主动净化环境所付出的「代价」。

对此,Jack Dorsey 在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确实看到数据出现了积极的结果,现在这一切还处于早期阶段。」比起正在被净化的平台环境,Twitter 能否从早期阶段持续奔跑下去,是一个更值得考虑的问题。

分析师迈克尔·内桑森称,Twitter 的股价已经远远超出了应有估值的範围,尤其是在和竞争对手相比较的时候,Twitter 的市值是其扣除利息、所得税、折旧、摊销之前的利润前收益的 25 倍, Alphabet 是 14 倍,Facebook 是 12.5 倍。

这表示,投资者押注的是在未来某个时刻,Twitter 能够取得更高的利润。但近年来 Twitter 持续不断动荡,尤为依赖社会环境的社交媒体平台 Twitter 能否持续推进和执行自己设定好的计划,是它未来将要面对的挑战。 Jack Dorsey 在採访中直言:「因资源有限,在安全方面的投资就得有选择性。」

另一方面,无论是这次拖到最后对 Alex Jones 的妥协,还是之前在美国大选通俄门中的拖延。儘管饱受争议,但似乎 Twitter 时常扮演着捍卫「言论自由」底线的平台角色。网路上也时常迴响着「Facebook 没救了,Twitter 才是未来更具开放的社群媒体」诸如此类的言论。

但 Twitter 的政策和社群规则总是含糊不清,一改再改,对争议和平台内容底线的讨论,Twitter 到底是被迫妥协还是主动迎合,至少目前这个回合,它的态度是主动求变的。

Jack Dorsey 说道:「我们希望通过改变政策来修复许多问题,但是我觉得这也只是治到了我们所看到的『标』而已」。或许治标不治本,也正是 Twitter 十二年以来,在诸多社群媒体平台的起起伏伏之中,存活尚好且对未来持续乐观的原因之一吧。」

参考:

How Twitter Made The Tech World's Most Unlikely Comeback
Jack Dorsey says he』s rethinking the core of how Twitter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