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趟从以色列回台湾的航程,我在飞机上看了不少有关于讨论「时间」的影片。包括速度与时间的关係、时间的起源,以及,到底什幺是时间。我本来对于这个名词的理解与想法不多,没想到愈看影片,产生的疑问就愈多,反而更不清楚我对于「时间」这件事知道什幺,不知道什幺。

为什幺以色列教育不轻易对小孩说「你错了」、「你说谎」?



这个我们平凡人天天使用的名词,其实是个非常抽象的概念,到目前科学家也还在研究时间的属性与定义。就算我们把时间简化成一种计量方式,也还要先了解数字、白天晚上的变化,秒与分的定义与长短,才会是对人有意义的概念。

回以色列后跟雅爸谈起这件事,聊着聊着,我的职业病就开始发作,开始与雅爸讨论到,这个对大人这幺难的概念,小孩到底又是如何理解的呢?什幺时候才能了解时间长短与连续不可分的概念呢?

当然,小孩要能够讲话才能知道他们的想法。这就让我想起以前幼稚园一个叫伊特马的小孩的故事。

有一天下午三点伊特马午睡醒来,我帮他穿好鞋子,他跟另一个先醒来的女生坐在地板上玩乐高。时间还早,不急着叫醒其他小孩,我坐下来,跟他们边玩边聊。

伊特马虽然才两岁三个月,但语言能力已经发展得很好。他会的单字多、句子多,组织句子的能力也非常强。我跟他提到明天要帮幼稚园里的小孩「黑轮」办他的两岁庆生会。

伊特马听到这里,突然就皱着眉头跟我说:「黑轮生病,他回家去了。」

「对,黑轮上个星期生病,但他已经健康了,今天他不是跟大家一起吃早餐、一起吃中餐吗?他在这里,在睡觉。」我听了一开始不以为意的回答。

「不,黑轮不在这里,他生病,他妈妈带他回家了,他在家里睡觉」没想到伊特马很坚持的说。

我听了后,也开始比较认真的回答他:「伊特马,听我说,黑轮现在这里,他已经康复了,等下他醒来你就会看到他。」「不…」伊特马很坚持的跟我争执了好几分钟。

最后,他跟我说:「Winnie,黑轮明明生病在家,不在这里,妳是糊涂了喔?」

「糊涂」在希伯来文是很难的一个字,从才学说话没多久的伊特马嘴里冒出来,实在是让我觉得很好笑又很可爱。

过了20分钟,黑轮醒来,自己走出房间。我跟伊特马说:「你看,黑轮在这里。他没有生病,他跟我们在一起。」我接着说「不过,伊特马,你好棒,你记得黑轮之前生病的事情,但他现在已经好了,很健康,明天我们要帮他办两岁的庆生会。」

4点15分,伊特马的父亲来接他,伊特马跟父亲说:「明天我们要帮黑轮办庆生会,会上会有上个星期五剩下来的蛋糕…」

「不,伊特马,明天黑轮会从家里带新的蛋糕来,上个星期五的蛋糕我们昨天下午已经吃完了。」我跟他更正道。

「不,明天庆生会会有上个星期五剩下来的蛋糕,亚佛老师是这样跟我说的」伊特马又开始跟我争执…

那天我就在与伊特马的争执中结束工作。我没有生气,但他很生气。

回家之后跟朋友谈起这件事,很多朋友只是摇头的跟我说,两三岁的小孩真是「猫狗嫌」,明明自己搞混的事情都还要跟大人争执,不是他在说谎就是强词夺理,也觉得我很有耐心,可以陪着小孩耗,难怪我可以做幼教老师。

朋友们的这番话看得我目瞪口呆,里头没生小孩的就算了,生了小孩的爸妈们,难道你们真的是这样了解小孩的呢?

两岁左右小孩的一个大特色,就是开始讲话,但不见得对每个字彙的意义都很清楚,抽象概念能力也不高。如果我们做大人的对于「时间是指宏观一切具有不停止的持续性和不可逆性的物质状态的各种变化过程,其有共同性质的连续事件的度量衡的总称就是其中之一」这段话会愈看愈不懂,愈看愈头痛。那两三岁儿对于我们嘴里讲的「今天晚上」、「上个星期四」、「五个月后」的字眼,也是同样的感觉。

这个年纪的小孩,基本上只能分出「现在」以及「之前」(或是「昨天」、「曾经」)。「昨晚」、「前天」、「上个星期」、「明天」,对他们而言都是模糊不清而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的。有些小孩在这个阶段,会试着用具体的事件区隔时间,「睡觉前」及「睡觉后」常常成为区分的工具。睡觉前发生的事情都是「昨天」,睡醒后就是「今天」,等下要做的事情都是「明天」。因此,询问睡完午觉的小孩「早上做了什幺」,他们会以睡醒后做的活动来回答;至于真正早上做的事,他们会告诉你:「那是昨天做的」。

再加上对于字彙定义的不完全,小孩很容易将过去不同时间点做的两件事说成是同一天做的事,或是使用时间的计量(上个星期一,下个星期一),却不甚了解「星期」与「天」的差别。

故事中的伊特马,只是个语言发展较好,却还是两岁多的小孩。黑轮在上个星期的某一天睡午觉前因为生病被妈妈带回家。那天睡醒的伊特马,无法区分「今天中午」以及「上星期的某一天中午」,只是记得黑轮被带回家的这件事,因而十分坚持他是对的。

他有说谎吗?并没有,只是因为尚未有能力区分时间,造成认知上的误差。在看到黑轮从睡房走出来之前,他就是相信黑轮已经回家去了。

他有强词夺理吗?也没有。他只是使用他懂得使用的字彙与概念,无法了解为什幺我的认知跟他的认知有如此大的落差。

这个年纪的小孩,就像是眼睛被半遮一样,看不到也想不到事情的全貌。

那小孩一直坚持他的说法,甚至惹火其他大人时,做父母的要怎幺办呢?

首先,做父母的自己要清楚不需要对这个年纪孩子说的话「太认真」。要了解他们的语言与抽象能力都还在发展,错误与混淆是必然的。也要了解那些抓着这个年纪小孩说的话而死追猛打的大人真的是「跟小孩太计较」。所以第一件事情是保护你的孩子不要被这样的大人「追杀」。

第二,不要指责他乱说话,也不要一直告诉他「你错了」。两三岁的孩子甚至连「无意识的说谎」这件事都还做不到,他说的就是他的了解,他的认知,而且他就是没有办法像大人一样看到全貌。使用负面字眼(像是「你说谎」、「你错了」、「你胡说八道」…)并不会让小孩更看得全貌而了解自己的错误与混淆,只会让小孩更加困惑而变得退缩。退缩的小孩就会选择不说明他的困惑,也不跟大人争辩。如此一来,大人就会失去了解、评估与教育孩子抽象能力发展的机会,非常可惜。

第三,大人真正需要做的事,是设法指出事实来。如果没有适当的方式指出事实,也就算了,只要在孩子说他相信的事物时,再次柔声的更正他。不要生气,也不要跟孩子吵架,更不要强迫孩子接受你知道的事实。

像是伊特马的这个例子,我从一开始就只是认真而坚定的「反覆我知道的事实」,没有发脾气,也没有指责伊特马,甚至没有为了急着证明我是对的,就带伊特马去找黑轮。等黑轮醒来,伊特马也就知道黑轮真的在幼稚园。但因为我没有给予他负面压力,因而他在他父亲来接他时,就自己更正了自己的认知。(虽然马上又再发生另一个时间上的认知混淆…)

而且,说真的,就算他坚信黑轮生病回家了,那又如何?我们大人又记得多清楚过去发生的事?做大人的,就别为难这些本来就搞不大清楚时间顺序与定义的两三岁儿童,还硬要说人家说谎,又硬是要人家道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