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鼻,你把照片传上去了没?」女人说。

「干嘛传?这幺小的事情,只是喝杯冬瓜茶而已阿。」男人说

「传嘛!这样我就可以去按爱心。」

「不要,好蠢喔,连这也要昭告天下?」

「对,反正跟我出来都不重要啦!老实说,你是不是怕谁看到、做贼心虚?」女人觉得生气,男人觉得无力,心想:「妈呀,又来了!」

      你也有过类似的剧情吗?为什幺这样的事情会不断重演呢?你有没有想过,对方真正要的究竟是什幺?

网路晒恩爱

「今天来河堤溜狗,@傻宝说我的裙子很美(大心)!」

「下次蟑螂再来,我就叫 @傻宝 把你们都打扁!」

在脸书上常常可以看到一些人吃饭、睡醒、出去玩都要自拍,重点是每次都是一号表情加上同样的脸(嘟嘴斜照45度),也有一些人是动不动就要在涂鸦墙用文字、事件、照片(甚至在回文中)「晒恩爱」,好像担心不晒伴侣就会被抢走一样!其实,这些「刷存在感」的行为都是为了提昇「关係可见度」(relationship visibility)(Emery, Muise, Dix, & Le, 2014) ,希望让人看见「他是我的」,但是,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放了闪、刷了存在感,就真的会幸福吗?

其实,大约有25%的人会把脸书大头贴换成他和伴侣的合照,但研究发现他们整体来说并没有更幸福(Saslow, Muise, Impett, & Dubin, 2013),而是他们幸福的时候才会放(吵架的时候又换掉了)。

放闪照的三种挣扎

而文首的例子,可能是「焦虑+逃避」依恋的组合(Emery et al., 2014; Oldmeadow, Quinn, & Kowert, 2013)。对于安全感高的人来说,对方有没有放可能都没有太大差别,不会去执着一定要抓住对方,也不会因为对方放了照片就觉得「别人知道太多了」,不过,如你是缺乏安全感的人,事情可能就没有那幺单纯了……

1. 焦虑依恋者:怕对方不见、怕对方消失、怕对方有一天会被别人抢走,对自己没什幺自信,因为觉得自己可能是不值得被爱的,所以需要一直和对方再确认(Reassurance)「自己的地位」,他们晒恩爱其实是一种「哨兵系统」的运作──这是我家的男人/我的女人,你们别想抢走!同时,也因为他们对于自己「好」的形象,常常需要建立在伴侣身上,于是脸书充满「讨拍照」或「放闪照」,因为他们需要获得别人的讚美,或「偕同伴侣一起出现」,才能感觉到自己是「好」的。

2. 逃避依恋:不喜欢太亲密、不想要别人知道太多有关自己的事情,也因为比较有自信(相对于焦虑的伴侣来说),所以就算涂鸦墙上只放自己的照片、风景、分享自己在做的工作,他也觉得OK,因为他不需要仰赖别人,才「知道」自己的好。不过,他们可能会「抗拒」晒恩爱(毕竟,这样等于要跟大家讲自己的「隐私」)。那幺,他真的是因为「心里有鬼」所以才不愿意放你跟他的照片吗?事实上,DeWall 等人(2011)的研究的确发现逃避依恋者劈腿倾向较高(但并不代表他们「一定」会劈腿),但这并没有办法说明「他不放照片就是因为怕小三看到」。更何况,有些小三其实是知道你的存在的,他也没有必要躲藏。

3. 矛盾依恋:上述两种的混合型,没有典型的理论/研究去预测他们会怎幺处理合照,不过一种可能是,他们可能心情好的时候会想放,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想让别人知道。或者,他们会拍好之后传给伴侣,希望伴侣上传(满足焦虑的部份),但若要他们传到自己的脸书、或是伴侣想标记他们的时候,他们又拒绝(满足逃避的部份)──有没有很纠结?因为在他们的心里,自己是不好的,别人是不可信任的,怎幺做都可能是不对的,所以一方面想要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另一方面又渴望这段感情是被肯定的。

我想放,他不想,怎幺办?

         吵架真正吵的从来都不是「表面上」的事情,所有争执的背后,都牵涉到很深的内在需求(Markman, Stanley, & Blumberg, 2004),以焦逃配来说,是「被爱」与「信任」的拉扯。其中一种因应方式是,焦虑者(因为他们通常是想改变的一方)可以尝试和逃避者(通常是觉得「现在这样很好阿」的一方)讨论,为什幺放照片对自己来说这幺重要?有没有可以替代的方式,让自己也能同样也觉得被爱?例如,如果逃避者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感情,可以讨论出一个「自订名单」,只分享给固定的某一群人(例如两人的共同朋友、或重要的朋友)。

在一起是两个人的事,我们常常希望对方满足自己的需求,但同时也要有所牺牲和协调,这个过程从来就不是容易的,但如果能讨论出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点,这样的好的经验将有助于因应日后的摩擦──因为结婚后,需求的冲突只会更多,你就会发现照片什幺的,根本只是小事。

海苔熊

延伸阅读

DeWall, C. Nathan, Lambert, Nathaniel M., Slotter, Erica B., Pond, Richard S., Deckman, Timothy, Finkel, Eli J., . . . Fincham, Frank D. (2011). So far away from one's partner, yet so close to romantic alternatives: Avoidant attachment, interest in alternatives, and infide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1(6), 1302-1316. doi: 10.1037/a0025497

Emery, Lydia F, Muise, Amy, Dix, Emily L, & Le, Benjamin. (2014). Can you tell that I’m in a relationship? Attachment and relationship visibility on Facebook.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0146167214549944.

Markman, H.J., Stanley, S.M., & Blumberg, S.L. (2004). 捍卫婚姻,从沟通开始 (马永年 & 梁婉华, Trans.). Taiwan: 财团法人爱家文化.

Oldmeadow, Julian A, Quinn, Sally, & Kowert, Rachel. (2013). Attachment style, social skills, and Facebook use amongst adults.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9(3), 1142-1149.

Saslow, Laura R, Muise, Amy, Impett, Emily A, & Dubin, Matt. (2013). Can you see how happy we are? Facebook images and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4(4), 411-418.

为什幺他脸书不放和我的合照?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刷存在感的那些小事】